<small id='Gdimqg'></small><noframes id='Gdimqg'>

  • <tfoot id='Gdimqg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Gdimqg'><style id='Gdimqg'><dir id='Gdimqg'><q id='Gdimqg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Gdimqg'><tr id='Gdimqg'><dt id='Gdimqg'><q id='Gdimqg'><span id='Gdimqg'><b id='Gdimqg'><form id='Gdimqg'><ins id='Gdimqg'></ins><ul id='Gdimqg'></ul><sub id='Gdimqg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Gdimqg'></legend><bdo id='Gdimqg'><pre id='Gdimqg'><center id='Gdimqg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Gdimqg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Gdimqg'><tfoot id='Gdimqg'></tfoot><dl id='Gdimqg'><fieldset id='Gdimqg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Gdimqg'></bdo><ul id='Gdimqg'></ul>

        1. 新闻资讯

          如何看待钢铁产量强劲增长?

          友发钢管集团——连续13年位列中国企业500强    丨    2019.08.03    丨    275

          今年上半年,全国钢铁产量强劲增长。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今年前6月全国粗钢产量49217万吨,同比增长9.9%;生铁产量40421万吨,增长7.9%;钢材产量58690万吨,增长11.4%。从6月当月产量情况来看,其同比增速进一步提高。展望下半年全国钢铁产量趋势,因为决策部门“六稳”逆周期调节力度增强,有利可图的吨钢利润水平,以及先进产能释放等因素影响,预计下半年中国钢铁产量继续较大幅度增长,全年粗钢产量将向10亿吨靠拢,全年粗钢增长率在5%以上。

          今年钢铁产量强劲增长,对于中国钢材市场的健康成长功不可没。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:

          一是较好地满足了市场需求。自去年以来,为了化解经济下行压力,决策部门以扩大短板投资与促进消费为主要抓手,加强宏观经济逆周期调节,致使全国钢材需求旺盛,初步测算上半年全国粗钢表观消费量46509万吨,同比增长10.9%。如果加上同期粗钢出口量3600多万吨,其全部粗钢需求已经达到了5亿吨。而上半年接近5亿吨的全国粗钢产量,则基本满足了全部的钢铁需求量。不难想象,如果不是钢铁企业积极增产,保持与需求同步的粗钢产量增幅,甚至减量,那么今年上半年中国钢材供求关系一定会出问题,产生很大的供应缺口。其结果,一定会对下游行业消费造成很大的经营困境,难以满足经济建设需要,拖累宏观经济增长,其连锁负面冲击,*终引发经济失速。

          二是有力地调控了价格上涨。经济规律告诉我们,供求关系与价格涨跌有着密切联系。供应缺口,当然要推动价格上涨,供求缺口越大,价格涨势越猛,而且对于这种价格上涨,行政措施的干预一般效果不大。也正是因为今年钢铁企业的积极增产,出现了两位数、或者接近两位数的钢材与粗钢产量增速,所以才抑制了钢材价格的全面上涨,实现了PPI价格指数与整体物价水平的相对稳定,进而为宏观逆周期调节提供了操作空间。兰格钢铁网市场监测数据显示,虽然今年钢材价格比年初水平扬升,但比去年同期却呈现明显回落态势。截止到今年8月1日,全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51.8点,比去年同期(8月1日,下同)下跌8%;同期上海螺纹钢主力合约收盘吨价格3846元,下跌7.1%。必须指出的是,因为投机炒作的影响,2018年中国钢材价格水平偏高,其实不利于宏观经济的长远健康发展,而今年钢材价格水平的同比下降,则是“虚火”降温,“泡沫”溢出,向其合理水平回归。

          不仅如此,钢材销售价格的回落,还相应降低了制造业原材料成本,提高了下游行业的价格竞争力,尤其是增强了制造业的出口竞争成本,对于经济大局和钢材间接出口利大于弊。

          三是间接地抑制了产能扩张。一个行业的投资状况如何?产能的增减与否?与其商品价格成正相关关系。如果商品价格过高,产品利润过大,则一定会刺激该行业产能不顾一切扩张。只有偏低价格,甚至“亏损杀手”,才能真正“去过剩产能”,从根本上抑制产能的过量扩张。所以说,今年钢铁企业充分释放产能,致使销售价格同比回落,企业实现利润衰减,势必会对中国钢铁产能扩张形成重大抑制。

          还必须指出的是,虽然今年以来全国粗钢与钢材产量强劲增长,但仍然属于合理释放,并未较多超出需求范围。其证据就在于其社会库存与钢铁企业库存的绝对量,都没有异常增加,钢贸商们也没有大量囤积货源,依然处于历史较低水平。

          由此可见,今年钢铁企业积极增产,有利于宏观经济大局,亦有利于钢铁行业长远健康发展,因而充满了“正能量”,应当予以积极评价。